“缸人”爆红名副其实!680万玩家看到GameLook报道,但山寨手游竟已有了

【GameLook专稿,转载请注明出处】

GameLook报道/上周,我们报道了一款被称之为“缸人”的单机游戏在全球爆红的现象,这款原名为“Getting Over It with Bennett Foddy”的单机游戏凭借其虐心的玩法和观赏性的视觉效果,迅速得到了国内外许多主播和观众的青睐,被戏称之为新一代的“养生游戏”。而此前gamelook发布的一篇该新闻的稿件,经过新闻端放大后,居然有高达680万玩家看到、并最终产生了高达44.6万的点击量。

而此前我们预测,开发其同类手游会是一个不错的思路。事实上,只能说国内游戏行业”too young too simple”,海外游戏开发者比我们想的更快。

近日,一款名为《Getting Over It》的手游登陆了IOS市场,并拿下了韩国免费游戏下载榜的第二名,该作正是一款其他游戏开发者模仿“缸人”的手游作品。

近水楼台先得月 海外市场以出现2款模仿手游

该手游的名字为《Getting Over It》是直接截取于缸人的原名。游戏玩法和端游相似,玩家只能控制一个“缸人”使用榔头进行跳跃。为了适应手游操作,游戏将不断向上的目标,改为了向前,于原作相比,除了画面质量较为粗劣,并不太多其他差异。据appannie的数据显示,《Getting Over It》最早发布于11月9日,早在原作在社交网络上爆红之前已经存在。事实上,除了这款游戏以外,还有另一款名为《Getting Over simulator》的手游同样是“缸人”模仿作品。

从时间上来看,几乎在原作“缸人”公布的不久,模仿作品已经完成。客观的来讲,这种现象在海外的独立游戏开发者当中并不少见。steam作为一个全球游戏分发平台,往往会出现很多优秀的独立游戏作品,而由于这些作品大都只有PC版而没有手游版,许多海外独立游戏开发者往往会从中寻找机会。而“缸人”的制作者本尼特·福迪此前已经由多款成功的游戏产品,因此自然也就更容易被盯上。此外,类似PC原作这样的小游戏制作难度并不大,往往几天内就可以模仿一款作品,成本极低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模仿手游产品的出现也就见怪不怪了。

得益于”社交病毒“ 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爆款

如果还原”缸人“原作的成功路径,我们可以看到从最开始的小范围主播直播,逐渐传染到海外大主播向用户传播,再到主播剃头的戏剧性节目效果引爆社交网络,并最终由用户传播到国内,引起国内媒体和主播的关注。“缸人”一路走来几乎完全靠社交网络进行自发性的病毒交叉传播。

事实上,这种方式已经成为了一种成熟的思路。包括此前的《flappy bird》和《绝地求生》也是同样属于由游戏主播等社交网络红人带动,在社交网络上发酵,最终引爆全球的游戏类型。这类游戏在游戏体验上大都极具戏剧感,游戏过程具有很强的观赏性和娱乐性。玩家仅仅基于“看”就能获得很大的乐趣,从而对游戏产生极大的兴趣。

而这种效果在社交网络上则十分明显。据gamelook的后台数据显示,昨日我们发的“缸人”新闻,最终有680万人在今日头条和腾讯企鹅号上收到了该文章的推荐,而阅读量达到40.6万人,转发和评论更是繁多,许多玩家在询问游戏如何下载。且从增长趋势来看,是从缓慢到快速,应该是从一到多的向下传播模式,符合社交网络热点传播的规律。可以说,社交病毒已经成为了现在一个十分核心的游戏传播模式。考虑到这款游戏目前尚未上线,已经具有惊人的传播率,如果能一直保持到正式发布,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flappy bird式的全球爆款。

今日头条gamelook该新闻最终数据

腾讯平台gamelook该新闻最终数据

做成手游能够赚翻 但你得先搞懂三件事

目前,该游戏仍只是在PC平台,开发者此前并未涉足手游领域,此次也为发布有移植手游的意向。这对于其他的游戏开发者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机会。这类病毒式手游大都以付费广告为主,其流量惊人,往往带来的收入也是惊人的。此前《flappy bird》的开发者曾表示,游戏一天内的收入最高达5万美元。按此估计,其一个月收入可能已突破150万美元(折合人民币超过1000万元。)从现在的两款模仿产品来看,“缸人”在手游市场上的前景已经可见一斑。而由于现有模仿产品质量的粗劣,还未展示其全部潜力。

但需要注意的是,如果国内开发者想要抓住机会,还需要注意更多细节。首先就是时间。随着该游戏端游影响力逐渐增大,必然有更多开发者反应过来,而此类游戏制作简单,其结果往往是只有一个冠军,如此前的《2048》系列就是例子。此外,则是游戏质量。仿作《Getting Over It》虽然登陆IOS市场,玩家却因为其画面粗劣给出大量差评。由于原作是2D视角3D制作,这也对开发者制作手游提出了较高的要求。

此外,对于国内开发者而言,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给游戏起名。咋听之下似乎有些荒谬,但事实上,该类社交病毒游戏,往往容易在互联网上形成热点传播。玩家在寻找游戏时,通常会在搜索引擎输入热词进行搜索,选择一个具有足够热词成分的游戏名称,能够加强手游与原作之间的搜索联系。如在flppy bird爆款之后,许多同类游戏纷纷取名《clappy bird》《squishy bird》等名称,来抓住搜索引擎选择。而此前也有手游取名《大逃杀之绝地吃鸡》类似奇葩名称,来囊括相关热词。相比之下,“缸人”的原名显然不为国内用户所知,玩家在搜索时更偏向于“掘地求生”“缸人”等流传更火的热词(可能认同度最高的还是“xxxx的下半生”的梗 )。这些名称才更容易获得搜索和点击。
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gamelook.com.cn/2017/11/310867

bang的下半生Bennett FoddyGetting Over It with Bennett Foddy独立游戏病毒传播缸人